2018年,南京银行刚从一起支行副行长一手导演的诈骗案中脱身。不同于以往涉事金融机构对待员工诈骗客户资金,大多以“不知情”为由把责任推开,因旗下支行存在明显过错,南京银行最终不得不为员工诈骗“买单”。

在儿子李真铭的记忆中,父亲很少说话,也没有什么兴趣爱好。“妈妈去世后,爸爸基本不出门,记忆也逐渐产生错乱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