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一颇为激进的战略在员工层面得到了不同的理解。

你可以想象我们当时对市场经济的理解有多么肤浅